"理想和现实只有一步之隔。" 这个称呼就不值钱了

时间:2019-10-07 03:34来源:油焖竹笋网 作者:绿地布局

  “一塌糊涂!理想和现实”

只有一步莫非她在给我打气?哪类人算白领我到现在也不清楚,理想和现实他们就像当初的文学青年一样,理想和现实本来是对少数人的尊称,后来满大街都往外冒文学青年的时候,这个称呼就不值钱了,再后来你要夸谁是文学青年,对方会把眼睛一瞪:“你才文学青年呢,你们全家都是文学青年”,好像我侮辱了他们祖宗三代。目前白领也有这个趋势,但还处于初级阶段,他们正像地沟跑水一样咕嘟咕嘟流得哪都是,你要不把他们当白领他们就跟你急。

  

那份报纸现在已经从我生活的城市消失了,只有一步偶尔能从床底下裹凉席的废纸里择出一张,只有一步那个报头下面曾经压着我们多少青春、激情、快意、梦想,而今天,留下的仅仅是肮脏的尘土下面我们各自的名字。那个人的墓在城东郊外,理想和现实位于祭祀藩主夫人的寺院里面。在寺院附近下了出租车。这一带在山脚下,理想和现实夏季缺水时最先停水。虽然时值九月,晚间的空气已凉浸浸的。——那么,只有一步下面介绍来信。

  

——那么让我介绍下一张明信片,理想和现实是二年四班罗密欧同学写来的。“今天我想写一下我们班的A·H 。她是个长头发的文静女孩。长得似乎比《风之谷》的娜乌西卡①虚弱一点儿,理想和现实性格开朗,一直当班委。十一月文化节班级上演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她演朱丽叶我演罗密欧。不料排练开始不久她就病了,时常不能来校,只好找人代替——我和另一个女孩演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。后来才知道她得的是白血病,现在仍住院治疗。据前往看望她的同学讲,长发已因药物彻底脱落,瘦得根本看不出往日的面容了。这个平安夜想必她也正躺在医院病床上。说不定正在听广播节目。我想为未能在文化节扮演朱丽叶的她点播一首《西城故事》②里《今宵》,拜托!”那女人出来了,只有一步居然敞着裤子的拉链,只有一步我的余光迅速被吸引过去,那内裤跟纱绷子似的,上面印着豹纹,最绝的它还是侧开口,用一根鞋带穿来穿去拴着。我相信我的目光里一点色情都没有,但那女人一边拉拉链一边说:“看什么呀?”天啊,好像我是个女流氓似的。我把书包还给她,找了个借口想走,可穿豹纹内裤的女人还是热情地挽着我,让我陪她看看内衣,买完再走。

  

那时还没以为亚纪病情有多严重。我无法把人的死同我们联系起来考虑。死本应是仅仅和老人们打交道的东西。当然我们也有得病的时候:理想和现实感冒、理想和现实受伤等等。但是,死和这些不同。活上好几十年、一点点年老之后才会碰到死。一条笔直延伸的白色的路在远方眩目耀眼的光照中消失不见,不知道再往前会有什么。有人说是“虚无”,但没有人见过。所谓死,就是这么一种东西。

那时亚纪已习惯于边听广播边学习了。她喜欢听的节目我也晓得。因听过几次,只有一步大体内容也了然于心:只有一步智商低的男女互寄明信片,由饶舌的唱片音乐节目主持人念出来,乐此不疲。我有生以来第一张明信片是为亚纪点播曲目写的。何以那么做我不清楚,大概是想挖苦她,挖苦她同高中生交往。因亚纪而吃苦头带来的报复心理恐怕多少也是有的。而更主要的伏线大约是尚未意识到的恋情。理想和现实“不清楚。”

“不是不对,只有一步”她收住笑声,“只是挺怪的。”理想和现实“不是好事么?”

“不是那个问题。近来看《牛顿》,只有一步上面说公历两千年前后小行星要撞击地球,生态系统将变得一塌糊涂。”理想和现实“不是谁都可以的吧?”亚纪看样子有点生气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