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写吧!"奚流叫。 向记者讲述有关事件

时间:2019-10-07 15:02来源:油焖竹笋网 作者:菲律宾剧

  在日治时期,写吧奚流叫柔河街上是一片宁静无事,曾耀华和弟弟就在街上的一间咖啡店避过灾难

他是今早在唐兄的弄边闻人赵海局绅及该筹委会主席孙建成陪同下,写吧奚流叫前来马口本报办事处,向记者讲述有关事件。他是军人,写吧奚流叫当然要动手: 一直把她刺到死为止。

  

他是来到瓜拉庇朥会见蒙协筹委会主席孙建成,写吧奚流叫要求加入协会,以向日本政府争取合理的赔偿。他说,写吧奚流叫“我们的财产是蝗军所毁,我要参加蒙协,以向日本政府索偿。”他说,写吧奚流叫“这厢的人全被押去杀了,写吧奚流叫屋内除了床底下的人及我,已没有他人,不久又听见日军进屋来,也许命不该绝,日军只拉掉床上的草席和被单便出去了……原来他们拿了草席被单去盖死尸,我感到害怕,也感到悲伤,因为我知道村内的人都被杀了,父母和兄长也难逃厄运。”

  

他说,写吧奚流叫1942年3月份的某一天,日本兵通过地方上的领袖,通知在金河山园丘避难的“难民”不要再躲在该处,必须回到各自的住家。他说,写吧奚流叫1946年收拾骨骸时,许多遗骸残缺不全,“烧杀当天,许多焦尸都已经无法辨认了,有的几个拥成一团。”

  

他说,写吧奚流叫被扣留了20天后,他与父亲及另一名叫钟昌的人士都被释放了,钟昌被拷打得严重受伤,释放后屡医无效,不久后即去世。

他说,写吧奚流叫此后日军改变方法,写吧奚流叫一个个问,不过,他却有至死不认的决心。直到有一天,在放出犯人冲凉时,身为校长的王会尧才偷偷对他说,日军吃软不吃硬,最恨“死硬派”。由于其已五次否认,故那闪亮亮的长军刀,都在他的脖子后威胁,最后终于承认,以免精神上痛苦。罗辉保,写吧奚流叫男,23岁,农民。

罗厘车来了,写吧奚流叫也由不得分辩,24人均被令登上罗厘车被载走。写吧奚流叫罗茂龙

罗氏,写吧奚流叫女,65岁,家庭主妇罗氏当时在森林中的工作是几人合力拉树桐铺设铁路,写吧奚流叫有时也担任铺铁路的工作,负责的日本兵很凶,若见到工人偷懒便会加以鞭打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