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回答,但狠狠地看了他一眼。 在金代末年和元代初年

时间:2019-10-07 17:20来源:油焖竹笋网 作者:法律

  我举一个例子,我不回答,在金代末年和元代初年,我不回答,当蒙古人从北方打进来,而金朝的这样一个已经败落的政权,不是它的对手,首先受罪的是普通老百姓,大部分老百姓流离失所,特别是中原各地可以说哀鸿遍野。在这个时候少林寺曾经做了一件事情,当时少林寺的主持僧就是东林志隆,东林志隆在少林寺修建了一个药局,叫做少林药局,东林志隆以后,东林志隆的继承者少林寺的主持僧叫性英粹中,性英粹中就请了当时着名的文学家写了一个碑,对这个药局怎么样创建的?它的作用是什么?做了记载,这个药局是怎么回事呢?就是在少林寺这样成立了一个用现在的话,一个药品的免费供应站,他把人们由于疾患,大量的人们需要药品,但是得不到药品,而他把自己把嵩山周围的经常采集到的药品,按照古代的方脉,方子,配制成为一百多种成药,选了两位僧人,这两位僧人都是德行很高,很负责任的人,来主持这个药局,向四方求药的人来施舍药物。那么这里至少有一个前提呀,你施舍药物,少林药局的主持人,你应该懂药,应该你自己是深明医理的人,如果你不明医理,不懂药物,那你乱配药,那是治病的,还是要命的,那不就很复杂了吗?于是乎它就形成了少林文化中的医药部分,所以后来少林寺练武功,少林寺的僧人向天下传播武功,传播的同时也经常要传播一些医药方法,从武功的角度来讲,主要是什么?一些跌打损伤的药,中医把它叫做什么?伤科。那么这个部分也应该是我们少林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,所以我给方丈有一次聊起来说,在将来有条件时,应该恢复少林药局,把少林历史上曾经以医药而救济众生的这样一种善行,在这个科学的时代里把它继承下来,这就是一种文化行为。

所以我们搞了一大批校园的规划。这是顺德校园的规划。它是一种结合岭南地区的气候,但狠狠地中间形成一个,但狠狠地这是一个交通体系,中间形成一个非常好的网络化的大学校园中心区,在这个区里面完全是步行为主的,是一种交往性空间,里面都是一种网络化的结构。所以这是学生区,这是运动区,成一个“品”字形的布局,景观非常好,互相了望,这个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顺德的校园规划,现在已经盖起来了。所以我们基本是行列式。你看教室,了他一眼朝南北,了他一眼这是教室,朝南北,这个实验室也是朝南北,这个自习室还是朝南北,图书馆再朝南北就太难看了,成了兵营了。结果给它做成一个方的,方的完了以后,这边不开窗,这边也不开窗,所以它的窗户还是开在南北向。那么在形式上讲怎么办呢,都是这种条的东西,一个是挺单调,另外后面这些老房子杂七杂八的,太难看。所以我就想了个办法,在当中给它架了一个桁架那样的一个桥。你看这个地方是教室,这个地方教室,这个地方有一部楼梯,这个地方有一部楼梯。后面呢,消防来讲还缺楼梯,或者在这两个地方,加两部楼梯,那与其那样的话不如做一个连廊,在连廊当中做一部楼梯,那么这部楼梯完了以后,这个消防的问题也解决了,后面就可以给男女厕所什么等等。

  我不回答,但狠狠地看了他一眼。

所以我们讲武德不是说只讲到你练了武不去随便欺负人,我不回答,以强凌弱,我不回答,不是这样,要比他更高,显得更有修养。所以一个高明的武术家,一个受人敬重的武术家,他首先应该是一个谦谦君子,他是健康的楷模,他是道德的表率。所有逞勇好斗,以强欺弱,甚至胡编乱造,所有这些都不配做武术家。所以我们说当时整个态势是这样,但狠狠地这个重要时代。那么当西方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但狠狠地我们说穆斯林的西侵,可以说是东西方第四个回合。从亚历山大以及罗马人的东征以后,穆斯林的西侵是第四个回合了。这实际上,我们从特洛伊战争开始数起,就是中东和西方之间已经进行了四个回合了。然后我们再看看东方,当西方这个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世界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我们发现东边的儒家伦理世界和印度教、佛教世界关系非常和谐,印度教、佛教,我们说就是一个阴柔性的文化,不是喜欢打仗的,不喜欢跟你动不动就诉诸武力的。而它往往是用和平的方式来反驳,佛教与世无争。印度教最初产生的时候,也具有这样的一些特点,那么我们中国儒家伦理是讲“和”为贵的。我们中国儒家伦理,从来讲实行人道而反对霸道,所以这样呢,这两个文化之间就没有发生正面的冲突,没发生直接的武力冲突,而是和平交往。所以我认为还有必要进入到第二层次。就是通过感情的激发,了他一眼而产生意境美。这个意境美,了他一眼这种体会是我从中国古典园林里面感悟出来的。我写过一篇《中国古典园林分析》,确实到里面去,不一样,诗情画意。不是干巴巴的几个房子、几块石头。现在我们也有不少园林,说是园林,进去以后呢,索然无味,就是那种意境表达不出来。要是我们跟西方的文化呢,接接轨,我们借用他们的话来讲,就是缺少一种场所精神。我觉得呢,这个随着我们文化品味的提高,我们一个东西,不仅光要好看,而且还能够激发人家的感情,就像中国古典园林一样,具有一些诗情画意。

  我不回答,但狠狠地看了他一眼。

所以我说一个建筑的成功,我不回答,是建筑师和甲方互相商议的过程。你们刚才看图腾柱子怎么来的呢,我不回答,是因为厅长看完了以后,你是生态的,是融合的,我都赞成的,齐老师我的气派到哪儿去了?我说气派有,我就当场画了一根图腾柱,也就是现在这个构思。他说那好,我有气派了,可以了。中国人心态里头,气派在中华民族里,大概是比较深远的了。所以需要的是儒家,但狠狠地由儒家出面来解决问题。儒家主张伦理道德,但狠狠地儒家要在精神上树立君主的权威,儒家要解决什么呀?精神问题,所以最后呢,还是由儒家来出面。那么在这方面呢,汉代的思想家,汉武帝时期的思想家,董仲舒在这方面起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。那么董仲舒呢,他在尊君这方面,解决精神问题,解决精神上尊君这方面解决得是比较好的,那么董仲舒这个问题是怎么解决的呢?我前头说了,秦朝、汉朝开始,这些君主,他也想解决精神问题,也想在精神上树立自己的权威,不过他们解决精神问题,精神上树立自己的权威呢,他们使用的那些都是一些神学迷信的东西,很多是神学迷信的东西。特别是汉高祖刘邦,他用神学迷信的东西来树立自己的权威,这些神学迷信都是些低层次的、巫术的、精灵鬼怪的迷信。比如说他是龙的儿子,比如说他是什么白帝的儿子,或者说赤帝的儿子,或者他是黑帝,刘邦还自称黑帝,这些东西,这些东西都属于一些低层次的神灵。董仲舒在尊君方面,精神上尊君他也搞神学的东西,但是他搞的是高层次的神,高层次的神学,这种神学是带有理性化的。最低层次的神灵是自然神,像我们说山神河神,树木之神,山洞之神,猪神、牛神、马神。这是最低层次的神,再高一层的神,是血缘群体神,那它表现为什么呀?表现为一些氏族部落的图腾,这是第二层次的神,那么第三层次的神呢是功能神和行业神,功能神,比如正义之神,司法之神,智慧之神,这是些功能神。那么行业神呢?那么由于社会划分成不同的行业,所以人们在各个行业当中,把这个行业的一些创始人,在这个行业当中起着很大作用的人,把他立为神。比如我们说木匠、木工这个行当,那么他有谁呀?鲁班神。航海人们信谁?妈祖。纺织呢,人们信什么?黄道婆。武将,人们信谁呀?比如说信关公。这是行业神,那么自然神、血缘群体神、功能神和行业神,这些神都是多神,是无序列的,无政府状态的。各个地方有各个地方的神,各个行业有各个行业的神,各人有个人的神,这个神很多,然后再往上,开始有一个神灵,我们把它称为至上神。这个至上神呢,他并不排斥多神,而是让多神受他的领导,使多神服从一定的秩序,服从一定的法度,使多神不再处于无政府状态。原来刘邦神话自己,他用的神就属于那种无政府状态的多神,所以他在神话自己时候,他用的神并不确定。他一会儿说自己是龙,一会儿说自己是黑帝,一会儿说他是赤帝的儿子,一会儿说这个,一会儿说那个,这种神对他精神的地位树立是非常不利的。为什么呀?因为这种无政府状态,这种杂七杂八的多神,你可以创造,别人也可以创造,你可以利用,别人也可以利用,别人也可以制造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精灵鬼怪的东西,来神话自己,来虚构这些东西,来抬高自己的地位,所以董仲舒呢,他这时候,他也提出一个神,这个神不再是那种杂七杂八的、无政府状态的、没有序列的神了。那么这个神是什么样的神?它是一种至上神,它是统领百神的,叫什么神,“天”。天是最高的神,这个神是至上神,是众神的领导者,所以董仲舒说,“天者百神之大君也”,天是百神的最高的君主,这个百是概述,也就是天是多神的概述。就是我承认你们信的这些神,你讲神,他讲神,你这个神,他那个神。这些神也都存在,但是所有这些神,都要服从天,天是这个神的最高的君主,所以“天者百神之大君也,天者群物之祖也”。天者是万物之祖,而且董仲舒说了,“不敬天,虽祀百神无益也”,你各个地方的人,各个行业的人,各种人,你可以祭祀你的神,你可以遵从你的神,谁都可以遵从。但是你必须要认识到这一点,在这些神之上,还有一个最高的神,你得敬它,首先得敬它。你如果不敬这个最高的神,你就是祭祀底下那些杂七杂八的神,祭祀你那些具体的神,那也没用。所以尊你那些百神,尊你那些小神,首先你得尊天,所以他提出了一个至上的神,提出了一个最高的神。这个最高的神,这个至上的神,不但是神,不但是至上的神。而且还是有规则,还是有法则的,有了这个规则,有了这个法则,那些杂七杂八的那些百神就不再处于无政府状态了,就应该是有序列了、有规则了。那么他给这些杂七杂八的神,等于给他们套上了规则,由最高的神灵,给他们确立了规则,什么规则呢?实际上就是儒家的道德,就是儒家的规则,董仲舒说了这种话,你不是尊天吗?天有天道,就像我们说神有神道,你不尊神吗?尊神你就得讲究神道,那么天也是神,天是最高的神,你尊天就得讲天道。就得讲天的法则,神的法则。

  我不回答,但狠狠地看了他一眼。

所以在当代社会里边,了他一眼尤其是消费文化中,了他一眼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消费偶像,他们通过他们的形象,在传递某种价值观和某种对物品的癖好,这就构成了我们当代社会里边非常重要的一个现象。就是说消费偶像从传统的那种叫做给予性的角色,向索取性角色的一个转变,也就是说消费偶像按照一些学者的研究,他们并不为社会提供新的价值,他们只是把现有的商品,现有的商业文化的东西推销给公众。那么这个现象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去思考的。更重要的在消费社会中,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我们叫做炫耀性消费。

所以这就表现为少林寺有勇气来吸收新的东西,我不回答,吸收我自己所没有的东西,我不回答,这是一种见识,这是一种胸怀,也可以说这是一种水平,不能吸收,保守固闭,我的最好,我这儿的东西那他就没有前进,没有生命力了,所以今天少林寺能够大踏步的走出国门,向世界各地发展,也不断吸引其他的人来少林寺,在我看来这仍然是少林寺交流传统的一个继续发展,非常好。请大家注意,但狠狠地最初的大众文化,但狠狠地一种新的大众文化一开始总是具有原创性的,总是前所未有的,不这样它就无法引起公众的注意、公众的喜爱。但是,它一旦流行开来,就会不断地仿做、复制,也就形成了模式化,最后又走向僵化,迫使大众文化又从事新的创造,这样演化下去。所以,大众文化刚开头总是带有原创色彩。比如说李春波的《一封家书》,开创了用日常语言、书信语言来谱写流行歌词的先河,带来了当代流行音乐日常化的潮流。所以把“此致敬礼”这一类的话语都放到了流行音乐中,确实带来了一种新鲜感。人们争相传送、争相仿做,这样一个文体就流行开来了,许许多多的仿做的歌曲也就产生了,像《祝你平安》、《常回家看看》、《咱们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》等等。那么,这些都顺着这样一个原创的东西跟着就上来了,那么大众文化它就总是要寻求一种流行性,一种模式化。

屈原不仅仅爱故乡,了他一眼爱人民,了他一眼他把对故乡的热爱,对人民的同情,升华为对祖国前途的关怀,和对统一的整体的中国的神往。屈原的一生,为楚国奔走奋斗,他全心全意地为国家尽忠效劳。大家也许讲,这是不是有局限性呢?为国君为楚国,不是这样的。在那个时代,人们把对祖国的忠诚变为对国君的忠诚,因为他们认为国君就是国家的代表,忠君就是爱国,所以屈原说,岂余身之惮殃兮,恐皇舆之败绩,就是君王的銮驾,皇舆那就是国家的象征,我生怕国君这个车子垮了我终生我要保这个车,同时我们还要明白一个问题,就是屈原渴望楚国富强起来,并不是要存亡继绝,并不是让楚国割据南方,而是希望振兴楚国,统一全中国,屈原在他诗里面非常尊重中华民族的共主,三皇五帝,整个华夏民族的共主就是三皇五帝,而且他自称,我是帝高阳之苗裔呀,我是高阳帝颛顼的后代,也是三皇五帝的后代,他并不是说我就是南蛮,我就是南方的我就是,不是这样,他是整个中华民族,我就是整个中华民族三皇五帝的后代,因此在屈原的心目当中,除了楚国之外,还有一个高居其上的整体的中国。他的爱国主义,正是通向整体的中国,他是把热爱楚国同热爱整个中国联系在一起的。屈原出身贵族但是他却不安于既得利益,我不回答,毕生坚持改革的理想,我不回答,追求美政,也就是改革内政实行法治,举贤授能,振兴楚国,进而由楚国来统一全中国,显然这个理想是符合历史潮流的,是进步的,屈原在他的诗里面这样写到,奉先功以照下兮,明法度之嫌疑。国富强而法立兮,属贞臣而日竢.意思就说我禀承先君功烈,而照耀后世,要声明法度,以席卷国事的疑惑,我要使国家富强,法制井然而立,这样国君你就可以放心地把国事托付给改革之臣。屈原还这样写,对国家大事要章画志墨,也就是应当申明规划,不忘法度。他反复强调要举贤而授能兮,循绳墨而不颇。也就是说,说政治上要举用贤者和能者,要遵守一定的规矩,而不要有偏颇,为了这些理想,屈原不懈地追寻。他说,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,体现了一种执着的追求真理的精神。

屈原受到楚王信用时间不长,但狠狠地也就是屈原三十岁左右,但狠狠地那么这个时期是楚国历史上由胜而衰的一个转折关头,也是屈原第一次遭受挫折打击被楚王疏远的时期。这个时期楚国内政外交上发生两件大事,第一件大事情就是内政上的事情,在内政上就发生了屈原和楚国的上官大夫之间的一场斗争。楚王让屈原起草改革的宪令,这个起草的宪令,这个法令,还没有公布以前,应该属于保密的,但是,代表着楚国旧贵族集团利益的上官大夫却想先睹为快,想先看一看这些法令里面有对他们不利的,他就要屈原交出来,屈原不给他。屈原不给他,那么上官大夫就到楚王那儿去进谗言,说大王,你信任屈原,让他起草宪令,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但是屈原每颁布一个宪令,每起草一个宪令都说,非我莫能为也,都是我的功劳,楚国除了屈原我之外,谁能够领导改革?就把大王不放在眼里。于是楚怀王非常生气,盛怒,于是疏远了屈平,屈原被楚王疏远之后不久,就由左徒改任三闾大夫。三闾大夫是个什么职务呢?主要职责有三条,第一条掌管楚国的贵族三世的谱牒,就管家务事,管三大公族的家务事;第二件事情就主持宗庙祭祀的典礼,楚王要祭祖先祭天地由屈原来主持;第三教育贵族子弟,当老师。这三个职能大家看一看,他都不能够参与政治,也就是说,从此屈原被排除在楚国的政治核心之外。这对屈原来讲是个莫大的打击,那么此外,楚国的改革也因此而终止了,这是一件大事情,内政上的大事情。而这个大事情你们看,屈原在这个斗争当中,他失败了,上官大夫占了上风,楚王听信了旧贵族集团的意见,疏远了屈原。屈原他热爱楚国,了他一眼热爱人民。他的诗里面这样写,了他一眼说鸟飞反故乡兮,狐死必首丘,这是说鸟飞千里,鸟飞千里最终回到自己的老窝,狐狸死的时候,据说那个头总是朝着它的出生地。那么屈原呢,他这样爱楚国,爱他的故土,这跟战国时期那个风气完全是不一样的,在战国时期,知识分子朝秦暮楚是常见的一种选择,很常见的,是一种社会风气。在战国时期,秦、楚两个大国打仗是经常的事,但是谁也没有力量吞并对方,所以与其临近的小国根据自己对时势的判断时而帮助秦国,时而帮助楚国,因为如果稍微惹怒哪一个国家都会引来国家的灭顶之灾。在那时候,小国一切围绕着利益来决定自己的行动,不以这种反复无常的立场而羞耻。后用“朝秦暮楚”来比喻人的反复无常。但是屈原他热爱故乡,热爱人民,他把热爱楚国与热爱整个华夏民族统一起来,屈原是个真正的爱国者,他爱自己的故乡,爱自己的故土。在《离骚》的结尾他写到,自己曾经试图要离开这个溷浊的楚国,他用浪漫主义手法,说自己驾着龙啊驾着凤终于脱离了这个现实环境,终于飞升到天空,飞上天空以后似乎已经得到解脱了,写他怎么高兴,我终于解脱了,然后他笔锋一转,写到陟陛皇之赫戏兮,忽临睨夫旧乡,仆夫悲余马怀兮,蜷局顾而不行,意思是说,我在光耀陆离当中我升上了天空,却突然间看见了下界我的故土,脚下是我的故土,我的车夫哭了,我的马儿也不走了,我怎么能割舍得下呀。他就是在《离骚》写到最后,还是我舍不得楚国,我底下这片热土,这是多么诚挚的对故土的一种热恋。我们认为,一个人的爱国主义思想往往是从爱乡土而发展起来的,如果一个人对他自己的生身的故土都没有一点感情,那怎么谈得上对祖国对民族会有真诚的爱呢?所以在当时社会背景下,朝秦暮楚,无可厚非,但是热爱故乡,为祖国的富强而奋斗,则更为高尚,而且屈原他不仅仅热爱故土,更热爱故乡的人民,同情他们,关心他们的命运,与他们息息与共。在屈原的诗歌当中,他常常写到“民”,写到“百姓”这两个词,他深深地怀着忧国忧民的思想,他不愧为一位伟大的人民的诗人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